航空总医院 医保号:05110010

医院动态

医院动态

竭尽全力 无问西东——航空总医院神经外科青年医生王宁从医心路历程

发布时间:2021-03-17 10:29:09
浏览次数:

我从2015年来航空总医院工作,至今已5年有余。在成为医生的2000余个平凡忙碌的日子里,我体会过疾病所带来的痛不欲生,感受过拯救生命的辉煌,也感受了生命失去的悲痛,在悲喜交织得失间,体味生命脆弱与坚强,人性的温暖和冷漠,这让我对自己的职业有了更深的认识,也更坚定了自己从医的初心。

医生职业看似平凡,但要做好却很不容易,只要穿上工作服,什么情绪和烦恼都得抛诸脑后。众所周知,我们工作没有固定的节假日和休息时间,而且任务繁多琐碎,每一项看似平常的工作背后,都与患者的健康和生命安危密不可分,责任重大。

 

王宁与术后康复患者合影 

你需要竭尽全力,才能无愧于患者生命相托的信任

我所在神经外二科是医院的重点科室,主要治疗梅杰综合征,面肌痉挛三叉神经痛和帕金森症,科室的患者群体有一个很显著的特点就是周转快。作为主管医生,我需要了解所管的每一个患者的具体病情,包括疾病的诊断,术前检查的安排,手术的排台及术后的护理,不能有丝毫差错。“生命所托”的重任和高强度的工作无时无刻不在考验着我们的心理和生理极限,每天我和团队的同事们都竭尽全力、忠于职守、一丝不苟完成自己的任务和使命。

去年7月初,我接收了一名来自安徽的梅杰综合症患者。该患者一年之前出现双眼发干、畏光、怕风、频繁眨眼、阵发性睁眼困难等症状。患者到当地医院就诊,考虑为干眼症,只是给她开了些眼药,患者病情并没有得到改善。随着时间推移,患者病情愈发严重,双眼无法睁开,日常生活无法自主完成,生活质量严重下降。

梅杰综合症很容易出现误诊的情况,在发病初期,患者多会考虑是眼睛的病变去眼科就诊,由于地区医疗水平的限制,多会被误诊为干眼症或者精神类疾病,这会让病人走很多的弯路,且治疗多无明显效果,还会加重患者的心理负担。

该患者多方求医无果后,找到了我们航空总医院,我和专家们进行会诊后确诊。梅杰综合症是一种神经系统性的肌张力障碍疾病,因持续或间断性肌肉收缩引起姿势异常、重复性运动,可以影响机体的任何部位,包括四肢、躯干、颈部、眼睑、面部甚至声带。患者主要表现为双侧眼轮匝肌、口下颌和颈部肌肉的不自主运动,随着症状进展,部分患者可出现痉挛性发音困难、进食、吞咽及呼吸困难等。

患病初期可给予口服药物或者局部注射肉毒素对症治疗,但如果不能耐受药物副反应或反复注射肉毒素来维持疗效,就需要考虑进行脑深部电刺激手术。脑深部电刺激术(DBS)将电脉冲刺激作用于人脑运动控制相关的神经基底节,释放高频的电信号,调控异常神经元和神经传导通路,从而改善疾病的症状。目前来说,这种手术具有安全、有效、可逆、可调节等优势,可以根据患者的病情进展或症状波动进行相应的参数调控,从而达到稳定症状的目的。

手术之前患者几乎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手术后经过一段时间康复,该患者终于可以像常人那样睁开双眼行动自如,和常人一样生活了,对于医生来说,没什么比患者康复更开心的事情了。

经过这几年工作,我越来越深切体会到:作为医生,如果要准确判断患者的病情,就需要不停地学习和进步,医学知识的更新换代非常快,你稍不努力,就可能对患者的病情造成误诊,很可能就要被这个行业淘汰,这让我们每位同仁都充满了紧迫感和使命感。

 

王宁(左)手术中

取得好的预后,术前和患者的沟通非常重要

在几年的临床工作中,我深刻感受到,要取得好的预后,除了精湛的医术外,治疗前和患者及家属进行良好的沟通,取得他们的信任和配合至关重要,这也是医生工作的一部分。

一位外地的患者来医院求医。患者头部不自主抖动现象持续8年,双手不自主抖动现象持续了5年。起初患者到当地医院就医,被诊断为帕金森病,给予抗帕金森病药物治疗一段时间后病情并无明显好转。

这位患者来院时他说话时声音颤抖,和常人交流都已经非常困难。经过仔细的询问病史和体格查体,同科室相关专家会诊后,患者被确诊为特发性震颤,药物治疗的效果微乎其微,手术是最好的治疗方案。我在将患者的病情如实相告的基础上,条分缕析,详细地为患者和家属分析病情,打消了他们的重重顾虑。

手术非常成功,患者特发性震颤症状消失,肢体不再抖动,能自如地和人交谈。患者开开心心地出院了,我也非常高兴,能精确地找准病因,并给于他们有效的治疗,让他们少走弯路,还他们正常生活,这是我作为医生的责任和使命。

如何和患者进行有效沟通,对年轻医生是个不小的挑战,既需要扎实医学知识,又需要能用通俗的语言讲解给患者,还需要真诚和耐心,对于我像我这样的年轻医生,进行一些沟通技巧的学习也十分必要。

家人的理解和支持给了我工作的动力

有时在工作中,我们即使竭尽全力,依然难免遇到患者和家属的误解,但一想到在病痛中苦苦挣扎的病人,四处奔波的家属,尤其是想到不少重症患者还要承受着巨大心理和经济压力,心里的委屈和一时退缩的想法就慢慢消失了。 

医生很多时候还要面对家人的不理解。在我之前,我家中没有人学医,最初他们看我过多把精力放在工作上,对家庭生活不闻不问很不理解,时不时会旁敲侧击,表达不满,经过多次推心置腹的交谈才得到家人逐渐理解我,并给了我很多的支持与鼓励。

106374854653557590557719602.png

王宁(右1)与康复患者及家属合影 

科主任经常教导我们年轻医生要爱岗敬业,同时要学会换位思考,急患者所急,想患者所想。我想爱岗敬业其实就是做好本职工作,从一点一滴小事做起,做好每一项记录,填好每一项记录,算准每一个数据,这也是对我们一个医务工作者最起码的要求;但真正做到急病人之所急,真不是件易事,有时帮患者解决其他困难,花费的时间和精力,不亚于做一台手术,但很多事情只要我们能做到,都愿意尽最大努力去给患者提供帮助。 

医学界有句名言:“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从医五年,我对这句话的涵义有了更深刻的感悟。作为医生,救死扶伤是天职,有时也会无能为力,但我想只要坚定信念,全力以赴,就无愧于我的职责,无愧于我的内心。

备注:本文作者为航空总医院2020年第四季度服务之星、神经外2科青年医生王宁

(党政办/编辑)

相关文章

视频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