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总医院 医保号:05110010

医院动态

医院动态

【学术预告】北京医学会麻醉分会学术年会 “转化与睡眠医学”专场将于2020年7月19日线上直播

发布时间:2020-07-07 15:08:46
浏览次数:

北京医学会麻醉学分会学术年会暨“9会合一”即将召开,其中转化与睡眠医学板块将于2020年7月19日14-18点采用线上同步直播的方式进行。在转化医学专场,会议邀请到我国著名生物医学工程教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医学科学与工程学院樊瑜波院长就转化医学进行传经授道;在睡眠专场,中国睡眠研究会会长、复旦大学药学院副院长黄志力教授,中国医师协会睡眠医学专委会主任委员叶京英教授,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副院长孙洪强教授,天坛医院王春雪教授等应邀做专题报告。

麻醉介入疗法治疗顽固性失眠是崭新的转化医学话题,会议最后一课邀请了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副院长安建雄教授,将就“病人自控睡眠”和“多模式睡眠”解决失眠和药物依赖问题介绍解决方案。

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关注和收看!


 微信图片_20200707150935.jpg    


相关链接:http://health.people.com.cn/n1/2019/1104/c14739-31435265.html


唯将终夜长开眼

他是一个城管,一个近年来屡遭非议的职业,关于他的职业我们没有详谈。只是在言辞中略微知道,巨大的工作压力,让他本来就不太好的睡眠更是雪上加霜。渐渐,他睡觉的时间越来越短,入睡也越来越难困难。晚上失眠,到了白天却是困倦难耐。长期的失眠让他性情大变,变得暴躁易怒,难以正常的沟通和交流。这样一来必然会导致他工作效率欠佳,工作态度变差,屡屡遭群众投诉。反过来这一切又导致他的心情更差,失眠更加严重,常常是睁眼到天明。仿佛一切都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无法逃离。

酒醉夜未阑 几回颠倒枕

他觉得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他试着自己尝试去解决。开始口服安眠药,刚开始肯能还有些效果,睡眠时间稍微加长。但是好景不长,药仿佛失去了效力,每晚入睡前需要口服的药物剂量越来越大,但是失眠的情况却一点也没有改善,并且随着剂量的加大药物的副作用开始凸显,恶心不适,头脑昏昏沉沉,别说工作,日常生活都成了问题。后来他尝试通过喝酒来治疗失眠,一试之下发现这根本行不通。喝的太多,虽说能睡着,可身体根本无法承受;喝的太少,反而会更清醒,辗转反侧更是一夜无眠。

华山处士如容见 不觅仙方觅睡方

无奈之下,开始四处奔波,求医问药。去过太多或大或小医院诊所,吃过太多的各式各样的西药中药,试了或真或假的偏方秘方,用了这样那样千奇百怪的治疗方式,钱一点没少花,失眠是一点没好。后来听说电休克疗法可以治疗顽固性失眠,于是找到国际电休克协会中国分会会长、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疼痛中心主任安建雄教授,强烈要求做电休克,为慎重起见, 安建雄博士先给病人做形状神经节阻滞和三氧治疗,睡眠改善几个月后,失眠卷土重来,安建雄博士只好按照病人强烈要求,做了一个疗程的电休克,睡眠改善后一年,病人失眠再次复发,苦苦哀求安建雄教授为他想想办法。安建雄和他的团队遇到一次严重的挑战:经过评估一致认为,如果不想办法解决病人的失眠障碍,病人的生活质量自不待言,他因此走向绝路的可能性日益增加。为了避免意外发生, 安建雄主任和他的助手及研究生们多次反复阅读文献和研究,依然找不到理想的方法而陷入困境。

就在此时,南国广东来了一位阿片药物成瘾的年轻人,慕名要求安建雄为其脱毒,安建雄主任很快安排实施十年来屡试不爽的“全麻下超快速脱毒” 法,病人毒瘾虽然经过5个小时消失,但随后会有三周左右失眠和焦虑,同样令人难以忍受。这次安建雄博士给病人采用了一种叫“病人自控镇静技术”,就是当病人难以入睡、焦虑和恶心等脱毒后症状发生时,病人在无需求助医生和护士的情况下,随手自行按压一下事先放在手上的按钮,抗失眠药便按照预先微电脑设计好的剂量,将药物输入体内,病人很快安然入睡。病人在此项新技术的帮助下,迅速康复出院,两个月后病人家长写信热情洋溢地赞扬安建雄团队的高超医术,为多次戒毒失败的儿子获得痊愈感谢医疗团队。

虽然安建雄博士和他的同事经常收到从痛苦中解脱病人和家属类似的感谢,但这封信件却给陷入困惑的安建雄带来一个灵感:成瘾病人如此顽固的失眠症状可以用“病人自控镇静”解决,何不用“病人自控睡觉”来治疗这个病人的失眠?

陷入绝境的病人二话不说,痛快地接受了安建雄精心设计的“病人自控睡觉”技术。这一试,可谓是柳暗花明,从五月初开始使用病人自控睡觉后,他睡眠时间一直在延长,同时睡眠质量持续改善,而且更可喜的是每日使用的药量不断减少,这意味着他的失眠病情一直在好转,向痊愈逼近。“病人自控睡觉”技术并不要求患者一直住在医院,在经过最少一天的医院内观察后,病人可以在家接受治疗直至痊愈。七月初他停用“病人自控睡眠”,想试试这段时间来的治疗效果。令他欣喜的是,现在可以每天保证七个小时以上的睡眠,而且睡眠质量处于较高的状态。

“麻醉医生被认为是天生的疼痛医生,也是最早让人睡觉的医学专家。麻醉学教父Waters是第一个成为大学教授的麻醉医生,早在1927年美国威斯康辛大学校长在教授聘任仪式上幽默地说,Waters是大学聘请的第一个让人睡觉的人……”,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疼痛中心安建雄主任介绍,“睡眠障碍是当今世界上发病率最高,也是最令人痛苦的病症之一,擅长让人睡觉的麻醉医生应该也有条件战斗在抗失眠的第一线!”。近年来,安建雄团队已经利用“病人自控镇静/睡觉”技术缓解多名包括心梗,药物成瘾脱毒及手术后等原因引起的顽固性失眠和谵妄等精神障碍。对于慢性顽固性失眠患者,由于疗程较长,他们很难长时间住院治疗。精心设计好的“病人自控睡觉”可以让失眠患者将便携式设备带回家,无需住院治疗,基本不影响患者的日常生活及工作。


相关文章

视频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