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总医院 医保号:05110010

医院文化

志愿者服务

【志愿者手记】用力去爱 用心生活——大学生在航空总医院肿瘤科/安宁疗护病房志愿服务心得

发布时间:2018-04-08 15:21:31
浏览次数:

image002.jpg

陈治航(后排左1)与医院护士长、医务社工、同学们在一起

正值清明节期间,谨以此文记录整个志愿服务小组在航空总医院肿瘤科/安宁疗护病房做志愿者的生活。 

作为中国传媒大学学生,在真正开始做志愿服务之前,航空总医院志愿服务办公室医务社工王振兴老师对我们进行了专门培训。王老师说,只有我们的价值观都正确了,才有资格去志愿服务。

王振兴老师首先告诉我们如何去尊重患者,他说我们要从一些最细枝末节的地方来体现对患者的尊重。比如,我们平时也许会习惯性的口头语言称呼他们病人,但身为志愿者,我们应称呼患者;我们或许也会有“聋子”这一说法,但是身为志愿者,我们要叫他们为“听力障碍者”。

王老师还教我们如何保护患者及家属隐私,告诉我们患者及家属的心理历程,启发我们思考如何面对疾病,什么是生死观,如何看待生与死等等。刚开始,我们觉得无非就是一个类似座谈会的东西,听听就得了,但是后来真正去了病房以后,才对他说好的内容有所感悟。

死亡这件事是一个人人都要经历的事,所谓的对死亡的恐惧,往往就是觉得自己还有很多未完成的事,很多未经历的事,还有很多舍不得的人,还没有活够,不希望离开。所以说人要趁着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努力把事情做好,认认真真的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更重要的是要对自己好。

第二天我们真正进入病房,与患者们接触。从门诊楼联通到肿瘤科住院楼的是一个像机场的登机廊桥一样的走廊,慢慢地进入到这个医院最核心最隐秘的地方。我一直觉得这个走廊,就像一个人生,像是从生到死的一个过程,所以我每次走到这里的时候,心情都会很压抑,有些不愿意去见到这些人,害怕看见他们痛苦的神情,也害怕看到他们的笑容。

在这个长廊的尽头,有一扇门,第一次通过这个门的时候,我和组员们说说笑笑打闹着进去,门一打开,扑鼻而来的是消毒水的味道,这个消毒水的味道和我们平时闻到的84消毒水的味道又不太一样,具体怎么不一样,我也说不清楚。

护士站的护士忙着做自己的事情,连一眼都没有看我们,患者和患者家属也在自己的世界里,护士站上方有一个较大的LED电子表,简简单单的写着四个数字和一个冒号,黑底红灯,格外的明显,医务社工王老师跟我们说现在是16点02分,电梯到了四楼以后,他又说,现在是16点04分。我突然觉得这些从未留意过的数字对这些患者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坐在轮椅上出来透气的时候,他们望着这个电子表,会想到些什么呢?这种肃杀的氛围一下子让我收敛了笑容,眉头也不经意的锁了起来。透过半掩着的病房门,我能看到病房里的一角,有面无表情靠在床头的患者,有面露疲惫双眼无神的家属。

因为担心错过医生的查房时间,我们早上六点起床,七点就赶到了医院。在志愿者的房间里休息片刻后,到了查房时间,我们跟着医生一间一间的去查看。医生耐心的告诉我们每个患者的病情,有的是肺癌,有的是咽喉癌,这些患者看到我们都觉得很开心,很热情地跟我们打招呼,说我们是好孩子。他们有些人不想说话,不愿与我们交谈,也许是因为太累了,有些人则会很配合我们,跟我们侃侃而谈,从你长得很漂亮开始,可以谈到蒋介石和黄埔军校。其实我可以看出来,他们对生活是有热情的,我以为我已经很热爱生活了,但是看到这些患者,我才意识到我也许还不够热爱,也许死亡才能更大程度地去激发原本就属于生活的热情。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两位老爷爷,我坐在他的床边陪他聊天。他说他往常很健谈的,他今天有些痛,很不舒服,两边的臀部都已经紫了,小便尿不出来,医生和家属都想让他插尿管,但他不愿意插,觉得太痛苦了。这位爷爷对面的病床,是一位骨瘦如柴的老爷爷,他的喉咙被切开了一个大窟窿,把管子从窟窿里插进去,帮助他呼吸。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在艰难的小便,一边掐着他女儿的手,一边发出痛苦的呻吟声,两条干瘦的腿在轻微的颤抖着,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似乎是因为老爷爷太疼了,一直在说他很疼,他女儿开始数落他,说那又什么办法啊,都打了吗啡了你还疼,能不这么折腾人吗?

我是个急脾气,听了以后有些生气,没忍住,我就当着爷爷的面用正常的音量问医生,她干嘛那么凶啊?!医生把我拉到病房外跟我说,哪个子女不爱自己的父母?但是,子女也是人啊,照顾肿瘤患者是最辛苦的事情,没几天耐心就全被磨没了。我一想也是,老人发出痛苦的声音,向他最爱的女儿求救,他很无助,可他的女儿又有什么办法呢?她也很无助啊。在病魔面前,我们都是无助的。

我突然很想我的父母,我拿起手机给父母发微信,我说,爸爸妈妈,我在医院的肿瘤科/安宁疗护病房当志愿者,生病真的太痛苦了,希望你们能好好照顾自己。我以为他们会说知道了,好的,之类的话,但是他们回复我的,反而是对我的关心,“你才是要好好照顾自己!注意作息时间,少喝奶茶!要多运动!我们的生活习惯比你好得多,我们不在身边,在北京没人照顾你,你要好好照顾好自己!”这一刻,我才意识到,父母对你的关心永远比你对他们的关心来的强烈,爱,其实就是互相关心,互相担心。我独自一人走回医院门诊部的大门,泪水却湿润了双眼。

我在门口的石凳上坐了好久,才感觉自己平复了一点,因为没带隐形眼镜,周围的人我都看不清,仿佛觉得整个医院就我一个人。后来,我走到二楼,看到鲜榨橙汁的机器,就买了一杯橙汁,喝着橙汁,看着模糊的人来人往的影子,我不自主地想,如果躺在病床上的人是我,我会怎么办,我是否会放弃自己的生命,我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完成,我还有哪些地方没去,我还有哪些人要去保护。

这次安宁疗护病房的志愿服务让我明白,趁我还健康地活着,我要去做很多很多的想做的事情,我答应过自己,一定要做一个了不起的人,还会有更好更大的舞台在等着我,我要用力去爱,努力去奋斗,用心去生活。 

(陈治航/文 田琨/编辑)

备注:本文作者陈治航系中国传媒大学表演系大一学生,航空总医院361志愿服务队学生成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