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总医院 医保号:05110010

抗击顽固性偏头痛有良方,您知道吗?

发布时间:2015-05-19 11:08:30
浏览次数:

可怕的顽固性偏头痛

据统计,我国有近3000万人受偏头痛折磨,其中在儿童和青少年群体中发病率有逐渐增长趋势。偏头痛的发病原因目前尚不清楚,高度的情绪紧张、超负荷的精神压力、过度劳累以及不良的生活和饮食及习惯都可能是诱发偏头痛的重要因素。由于多数偏头痛患者初期对头痛不重视,没有正规治疗常常转变为难治性偏头痛。严重的偏头痛可以引发抑郁症、恐怖障碍等精神障碍性疾病,因此,世界卫生组织甚至将严重的偏头痛定为最致残的慢性疾病之一,类同于痴呆、四肢瘫痪和严重精神疾病。

顽固性偏头痛属于世界上很难控制的顽症之一,表现为一侧或双侧额部、颞部、眼眶周围、后枕部为主的反复发作的剧烈头痛,头痛性质为波动性疼痛,但也有胀痛、紧缩感等非波动性疼痛。其疼痛程度很难用语言表达,多数病人疼痛发作时伴有恶心、呕吐或伴怕光、怕声音等症状。偏头痛传统上一直是由中西医的药物治疗,但是药物治疗只能缓解或延缓疼痛的发作而不能使偏头痛得到根治,目前,偏头痛的发病机制仍然不十分清楚。

微创神经减压术是新型有效治疗方式

留日医学博士、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神经外科金永健主任经过多年的基础研究和临床实践,首次证实了微创神经减压术治疗顽固性偏头痛的有效性和确切性,并对传统偏头痛发病机制,提出了挑战性的观点。神经减压手术的临床应用,将为长期忍受病痛折磨的难治性偏头痛患者带来曙光。

金永健主任认为,头皮上正常的血管和神经之间是伴行的关系,互不压迫,而偏头痛病人的血管神经之间由于各种原因使血管对神经造成异常的压迫或缠绕,这种压迫并不会直接造成疼痛,而当情绪波动等各种原因使压迫段的血管过度的舒缩以及内分泌的变化等各种原因使血液内的致痛神经递质浓度异常改变时,压迫段的血管对神经产生一种异常的刺激,引起头痛发作。利用微创神经减压术解除这种血管对神经的压迫后,头痛也就自然根治了。显微镜下操作的血管神经减压术是非常安全的微创手术,手术在局麻下颅骨外面的头皮上进行,发际内切口仅3厘米左右,术后有头发遮盖看不到切口,因此也不用为美观担心。手术时间一般为45分钟到一小时左右,患者在术中术后基本没有什么痛苦。

目前,金主任已为来自全国各地的数百名顽固性偏头痛患者实施了微创神经减压术,证实了这种治疗方法具有明显效果。其治疗的很多病人被疼痛折磨几十年,花掉了数十万人民币,甚至很多病人都有轻生的经历,病人在接受该手术后,均恢复了正常工作与生活。

 

【典型病例回顾】         

苦海夜航的娄女士

2015年1月13日下午五时,北京西客站地下出租车等候区,像往日一样排起了长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四十多岁的娄女士突然用双手抱住自己的头部,发出了撕心裂肺搬的叫喊,震惊了周围的乘客。在家属的解释下,大家才知道,原来是她头痛发作了!“从来没见过头痛能把人折磨成这样的!”围观的人们惊讶唏嘘不已,排在前面等候的乘客纷纷主动让道,娄女士在家人的搀扶下迅速坐上出租车,直奔朝阳区北五环边上的航空总医院。车上,她的姐姐迅速拿出注射器,一连为她注射了四支曲马多,十多分钟后,狂躁不安的她才恢复了平静。这位不幸的女士姓娄,来自河南周口。她已经被头痛折磨了8年多了。

 

C:\Documents and Settings\Administrator\桌面\《金牌科室》科普文章\2015.5.19田编辑《抗击顽固性偏头痛有良方,您知道吗?》\金永健主任为患者手术中.png

金永健主任为患者手术中)

2006年的一天,产后不久的娄女士突然发病,头胀痛难忍,流泪、流鼻涕,吃了当地医院一些镇痛药后稍有缓解。但不久后,病情再次发作而且愈加严重,在郑州某大学附属医院求医时,被诊断为三叉神经痛,行灼烧手术后,未见效。不得已,她只好办理了内退,在家人的陪同下,先后辗转求医于河南、上海、北京各大神经外科著名医院,但病情始终未见好转,而且发作频率与时长还在不断增加。

“一发病,她就痛得在床上打滚,痛苦的叫喊常把女儿吓哭,甚至连邻居都惊动。”一想到妹妹所受的苦,娄女士的姐姐就心痛不已。经年累月,口服曲马多止痛根本不管用了,必须通过注射,她需要的注射剂量从最初的1支、2支增加到了4支,注射频次也从开始的两三天一次,增加到一天两次。为了能及时照顾她,姐姐不得不辞掉原来的工作,搬到她家的附近。8年来漫漫求医路,娄女士在身体上经历了炼狱般折磨,巨额花费也摧毁了她在小城原本幸福的生活。她花掉了所有的积蓄,在亲戚朋友中四处举债,最后甚至卖掉了房子和地契。“也许只有死才是唯一的解脱!”,面对病痛的折磨与无望的生活,她多次萌生轻生的念头。她想把唯一放心不下的女儿拜托给姐姐照顾,但为了鼓励她活下去,家人拒绝了她的请求。她像一个迷途的水手,在无边黑暗的痛苦中夜航。

绝境中的希望之光

“上帝向您关上所有门时,也许会为您打开一扇窗。”娄女士的外甥一直怀抱这个信念,苦苦为姨妈寻找救命良方。一天,他突然看到央视网关于航空总医院金永健主任神经减压术治疗顽固性头痛的报道,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家人带娄女士来到了北京,于是发生了开头的一幕。

娄女士的疼痛主要集中在三个点,前右枕部、头后部左右两侧。经过详细的检查与病例讨论后,金主任确定,她的头痛是血管异位压迫神经引起的。为了减少创伤,并替她节省医疗费用,金主任根据多年的临床经验,特意将手术分成两步,即先做头后部两侧,根据治疗实际效果再做前枕部。在娄女士入院后的第三天,金主任就为她实施了头后部左右两侧微创神经减压术,全部手术完成仅用了一个多小时。几天后,因病情需要,金主任又为她实施了前右枕部的减压术。折磨了娄女士8年之久的头痛终于彻底解除了!“一下手术台,我就感到像卸下了个百斤的重担,神清气爽,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感觉,我高兴地简直想飞起来!”娄女士与金主任分享她久病初愈后的激动与喜悦。“虽然生活和我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但航空总医院的金主任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娄女士动情地说,百感交集中,她潸然泪下。

“曲马多要尽快停下来!回家后,还需加强对患者的心理辅导与关心,接着服用一段时间抗抑郁的药,就会完全恢复。”每次查房时,金主任都不忘叮嘱娄女士的家属。原来,长期疼痛与吗啡类药品的使用不但会造成患者的抑郁,而且还会让患者对此类药品产生强烈的依赖性。术后一周,娄女士痊愈出院,在家人的陪伴下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作为国内采用神经减压术治疗偏头痛的先行者和完成该类疾病手术量最多的专家,金永健主任从事脑血管病工作20多年来,治疗过的病人不计其数,但娄女士是其中特别的一位,她因病致贫的不幸遭遇,令金主任心生感慨的同时,又对医者责任有了更深体会。

专家简介:

C:\Documents and Settings\Administrator\桌面\《金牌科室》科普文章\2015.5.19田编辑《抗击顽固性偏头痛有良方,您知道吗?》\金永健主任.png

金永健 主任医师

神经外科专家、航空总医院创伤脑血管神经外科主任、留日医学博士、主任医师、副教授,原清华大学玉泉医院脑血管病协作治疗中心负责人,为中华医学会神经外科分会会员、日本神经外科关西地区脑血管病神经外科分会会员。

从事脑血管病治疗工作20余年, 曾就读于日本规模最大的脑血管病治疗中心-大阪国立循环器中心神经外科,并拜师nagata(日本脑血管病神经外科首席专家)、mori(mori分型创始人)等顶级神经外科专家深造学习。回国后率先在国内开展缺血性脑血管病的血流再建手术、偏头痛微血管减压手术以及神经介入手术,曾获“北京市卫生系统经济技术创新标兵”称号。发表论文20余篇,包括较有影响力的SCI论文2篇, 获北京市首发基金项目 1项,留学归国人员基金1项。

专业擅长:出血及缺血性脑血管病的外科手术治疗及神经介入治疗、顽固性偏头痛的外科治疗。

出诊时间:星期二(上午)

出诊地点:神经外科楼二层创伤脑血管神经外科

咨询预约电话:010-59520364、59520282,手机:13911389897